深圳垃圾分类工作者:处身都市,心事田园

发布时间:2018-09-19 06:35:01

原标题:深圳垃圾分类工作者:处身都市,心事田园

傍晚七点,街道的路灯开始亮起来,这是吴莉华一天当中最忙的时候,她踩着共享单车来到蓝郡西堤小区门口,等待她的是菜叶、果核,还有瓶瓶罐罐。

蓝郡西堤小区位于沙头角街道金融路和海景路中间,离中英街不到一公里。与深圳大都市中的无数个住宅小区相比,它实在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地方,但自从去年十一月开始,小区迎来了一位“新住客”,从此居民的生活有了另一番景象。

都说垃圾分类不好,有什么不好的
分类

2015年大梅沙海滩上的垃圾/视觉中国

这里是盐田,深圳市东部,靠近香港新界,是深圳重要的保税自由贸易区和生态旅游区,又被媒体成为“深圳最后一片山海地”。2012年正式启动垃圾减量分类试点创建工作后,现已在辖区内228个小区(城中村)成功运转智能化垃圾分类管理模式。

“在这个小区里,大部分的居民都是上了年纪的,但大家都非常支持垃圾分类。” 吴莉华说,她是垃圾分类工作者的一员,主要负责沙头角街道各个小区的垃圾分类督导管理工作,“晚上七点到九点,我们垃圾分类督导员都要在智能设备旁“站岗”,帮助引导居民正确分类,因为这个时间段是小区居民投放垃圾频率最高的。”

在确保智能垃圾分类设备运行正常并完成清洁工作后,她通常会站在机器旁边呆一会,看看是否有前来投放垃圾的居民,可以给予一些指引和帮助。

吴莉华从江西农村出来,经过多年的努力,现在已经加入深圳户籍,她代表着一些从田园到都市的人群对垃圾分类的看法。“你看连大城市搞垃圾分类都步履维艰,更何况农村。但是还是希望未来我们农村也能开展垃圾分类,这可是造福子孙后代的大好事。”

早期盐田区在实行垃圾分类试点工作时,因为技术不发达、体系不完善、宣传不普及等问题,曾被一些居民称为“反人类的痛苦操作”。

而对于支持垃圾分类的人员来说,垃圾分类其实只是对以往的生活方式进行小幅“更新”而已。

袁贞茵在一家猎头公司当行政,她很不理解为什么会有人反对垃圾分类,“都说垃圾分类不好,太麻烦,有什么不好的?我觉得就跟以前正常丢垃圾没什么两样,就是家里多准备了两个垃圾桶而已。你看别的国家垃圾分类做得那么好,其实也是每个人都愿意多花一点心思,从最细节的部分做起,最后节约的可是整个社会的时间和资源成本。”

身为湖南妹子,袁贞茵的吃辣天赋一点也不逊色,她最喜欢吃剁椒鱼头,每次用餐完后,她都会提醒餐厅服务员:“剩饭剩菜、鱼骨头其实都是属于厨余垃圾,不要丢错咯!”她还戏称自己是行走的 “垃圾分类公益广告牌”,也因为这样,身边的朋友都受到她的感染开始接触垃圾分类。

任重而道远,中国垃圾分类普及需要一个过程
分类

楼层撤桶后小区设立的垃圾固定采集点

和吴莉华一样,段中荣也负责小区垃圾分类的工作,不过他的身份有点特殊。

“当时是他们(第三方垃圾分类服务公司)的经理委托物业找到我,说需要找一个对小区居民的垃圾投放习惯稍有了解的。” 段中荣说。他原本是小区里的清洁工,主要负责小区电梯、地下车库、马路等公共场地的清洁,但今年四月份开始,小区里的楼层垃圾桶都被撤走了,说是要搞垃圾定点分类投放,需要有人负责智能垃圾分类机的维护和清洁工作。

收入是让他参与垃圾分类工作的重要原因。“因为垃圾分类指导员的工作是兼职的,主要是早晚两次对小区智能垃圾分类设备进行清洁维护,同时多帮助居民了解垃圾分类的相关信息。” 段中荣说,“这样下来,除了小区内的清洁工作之外,也算是不错的额外收入来源。”

好在的是,自从小区实行生活垃圾定点分类投放之后,段中荣的工作量大大减轻了。以前小区的每个楼层都设有垃圾桶,他每天都不得不一层一层地跑去清理,有时稍微晚了些,堆积在楼道里的垃圾就散发恶臭,还会引起蚊虫滋生、蟑螂鼠患。但有了智能垃圾分类机后,居民都把垃圾拿下来丢,他也不用一天跑上跑下好几回,最重要的是,小区的环境卫生质量上去了。

楼层撤桶后的一段时间,部分居民反对的呼声还是很高,毕竟这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了一定的不便。直到现在,段中荣还会经常遇到个别乱丢垃圾的居民,针对这种现象,他都是迅速清理完垃圾后,再联系物业和垃圾分类督导员上门与对方沟通。

“一般情况下,都是能平和解决的。”不过,遇到态度恶劣的居民,一时半也解决不了,只能慢慢来。“垃圾分类任重而道远,它还是需要一个过程的,我虽没读多少书,但是这其中的道理还是明白的,特别是参与了这类工作之后就更加印象深刻了。”在小区的智能垃圾分类机旁,段中荣细心地清洗着设备上的垃圾箱盖,今天有个居民在倒厨余垃圾的时候,不小心洒了点上去,“而且听说深圳很快就要实行强制性垃圾分类措施了,不遵守就会被罚款。”

据有关媒体在网上对近百位市民就“生活区楼层撤垃圾桶,准备好了吗?”调查数据显示,54%的受访者表示能接受,而反对的则有46%;69%的受访者表示,所在的住宅小区没有做到楼层撤垃圾桶;54%的受访者则认为,“在楼层设置生活垃圾收集容器的,将处以20000元罚款”,有助于实现生活区楼层撤垃圾桶。

垃圾围城,城内人心中的未来
分类

夏三省在检查智能设备系统后台数据情况

在深圳第三方垃圾分类服务行业里,夏三省算是一个异类。他是深圳常住外来人口占比最多的湖南人中为数不多的垃圾分类工作者,不同的是,他拥有自己的团队。

从提出到试点,垃圾分类在中国已经经历了十七年。即便这样,垃圾分类行业市场在中国还算是新兴行业。在市场规则不完善的前提下,即使拿全国垃圾分类做得最好的厦门和深圳来说,很多领域还是处于待开发阶段。

好在的是,经过多年的运营,夏三省的团队业务在深圳、珠海、天津、郑州等城市已顺利打通,并逐渐扩大至全国。尤其是在深圳,单是盐田区就在228个小区都投放了智能垃圾分类收集设备,达到全区域覆盖。

他表示,在中国做垃圾分类,其实都是在摸着石头过河,而最大的问题,是处于“垃圾围城”中的“城内人”。由于没有中心指挥思想,大家都带着个人情绪各搞一套,才导致垃圾分类行业的发展局面如此松散。

“不断的有人问我,为什么选择做垃圾分类,而且一做就是六年。”他说。的确,在深圳特区,想干出一番大事业,垃圾分类肯定不是重要选项,“但是中国垃圾分类问题,总得有人去解决。既然都来了,那就要做出成绩。而我们,就是想通过努力,先做好城市垃圾分类工作,再逐步推广到农村,为整个社会做出贡献。”他的目标是针对现在中国垃圾分类现状,不断地摸索、实践和总结,打造出一套相对统一且可复制的垃圾分类运营管理模式。

夜色已深,整个深圳慢慢沉寂下来,各个小区里的智能垃圾分类机,仍旧开机工作,等待着下一个前来投放垃圾的居民。

(文中受访者除夏三省外皆为化名)

标签:深圳、垃圾分类

上一篇:台风过后深圳珠海垃圾分类各项工作逐渐恢复到正常... 下一篇:台风“山竹”过境后 盐田区小区垃圾分类日常巡查工作报告...